升学教育:既想当校长,又想晋升正高级职称?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山西出新政

教师职称评审过程中,一直以来都不排除存在很多的问题和诟病,许许多多不公平的现象让老师们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甚至失望至极。

即使各方面条件都具备了,由于名额有限,于是大家都理解凡事总要有个先来后到,同一条件下,让工作年限长,付出多的一线教师先评上,也是合情合理的。

可是有时候事情的结果并不是这样,当大家都觉得某些一线教师今年可以评上高一级职称的时候,最后的结果却是学校领导鸠占鹊巢评上了。

如果学校领导也在教学一线任课,哪怕就是做做样子少带一些课,大家也没有意见,本身领导的事情比较多,负责管理一个学校的大小事务,操心也多。

但是教师职称评审有一条,必须是从事专业技术工作的教学一线人员,那问题就来了,一线教师评不上,反而是从事管理工作的人却捷足先登,这让幸幸苦苦从事教育教学工作的一线教师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

面对这种情况大家也是无可奈何,打碎牙齿硬咽下去。

这种情况已经引起有关方面的注意了,这不山西省就印发了《关于2021年度全省中小学校教师系列高级职称评审工作的通知》。

这项规定一共有三层意思, 第一,从今年起,取消正高级教师标准条件中对申报人员的奖励和荣蓍要求。

这条规定确实非常接地气,大家都知道,含金量高的奖励一年只有一次,那就是教师节才会有政府奖励,而且有名额限制,能够得到这个奖励的人少之又少。

而要得到这项奖励需要各方面条件都具备,有时候所带学科学生考试成绩不尽人意就很有可能被淘汰。

第二,对乡村教师不再要求提供论文及其奖励的规定,而且名额尽量倾向乡村教师。

最重要的就是第三条了:通知规定,教育管理工作人员(不含从事学科教育教学的校长、园长和教研员),均不得参评正高级职称。

这条规定非常明确,只有从事学科教育教学的校长、园长,教研员才有资格参加正高级职称评审。那些从不代课的学校校长、园长是没有资格参评正高级职称的。

而且农村教师也可以参加正高级职称评选了,各市推荐的正高级教师参评人员中,农村(含镇区多村)人员不得低于实际申报总数的20%

山西省的这条规定确实很有针对性,对于那些从不代课却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成为既得利益者的学校管理人员来说无疑是当头棒喝。

笔者前些年曾经作为高评会评委审阅过一些参评人员的资料,发现一线教师要评上一个副高级职称相当的难。

报上来的除了学校领导占据多数以外,还有许多教研室、督导室的工作人员,甚至还有教育局的以工代干人员。

当时就有一线教师联名反映情况,因为这个原因,高评会全体评委集体上会讨论,把个别县区报上来的退回去了2个,要求他们重新申报,否则名额收回给其他县区。

那一次引起的震动非常大,对于那些投机取巧,挤占一线教师职称名额的现象给予了极大的打击,以后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了。

虽然事情过去很多年了,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职称评审还是存在一些问题,已经引起了各方面的注意,各级部门也在逐步规范职称评审制度,给一线教师一个公平公正的交代。

当然,我们也不是说学校领导就没有晋升的机会了,他们的工作也是非常重要的,俗话说得好,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一个好学校需要一个好校长,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

对于那些为学校发展做出贡献的领导也应该有一个晋升通道,比如参照公务员职级并行政策,可以给他们定为行政岗,按照贡献予以晋升。

毕竟这些都是和个人收入直接挂钩的,不能因为管理层评不上职称,没有其他渠道增加工资,也是很不公平的。

如果因为工作需要,教师成为管理人员,或者管理人员成为教学人员,也可以通过相应的身份改变,对应其工资的改变,这样灵活运用,对于所有的人员来说,都是合情合理,公平公正的。

焦作姚老师因为职称评审而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虽然姚老师至今都没有评上高级职称。

但这件事情也说明了一个问题,职称评审制度不能一成不变,更不能把教师与管理人员放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让他们竞争,其结果就是加剧了学校领导与教师的矛盾,非常不利于开展工作。

试想想,一个负重前行,而且手中毫无特权可言任人摆布,一个轻装上阵,手握指挥棒随时叫停,二者之间怎么能够有可比性?

我们期待着,随着山西这一政策的落实,其他地方也能够有所响应,进一步优化职称评审制度。

特别是制定职称评审制度的专家们能够深入基层,倾听广大教师的呼声,深入了解情况,不断改进优化职称评审制度,能够让一线教师安心工作,不要再为了职称评审劳心费神,影响工作。

如果职称评审过程中再出现几个姚老师,让学校备受质疑,让教师伤筋动骨,消磨了大家积极进取的工作热情。

与其这样还不如取消职称!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