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尚培教育助力学科转型|实战案例分享

9月27日至29日,华育联合、酷学慧联合行业顶级智略团队共同打造 “2021第八届中国教育创新力大会暨教育项目加盟展”,特设【创新力赋能转型超级圆桌论坛】,以嘉宾分享+圆桌论坛的模式展开。

本次圆桌论坛由智来时代合伙人&CGO鲁锡章主持引导,棉花糖情商•家庭教育创始人周常辉乐涂国际艺术教育品牌创始人朱洁北京创新e代创始人张意华北京学前教育协会党支部书记&尚培教育创始人张晓坤4位行业大咖分享,用各自领域的转型实战案例,共同谈论美育、家庭教育、科创、托育等行业热门赛道的运营及盈利模式,帮助校长研判与剖析其自身机构与转型的业务体系之间的关联度是否紧密,为机构提供双减政策下的发展新思路。

以下是圆桌论坛的精彩分享

尚培教育

Q&A问答

智来时代合伙人&CGO 鲁锡章

张总这边的亮点是在整个学前圈子里,包括幼儿园、托幼、托育、早教等等这些领域里面是一个非常资深的平台型公司,不管是咨询还是商学院课程体系或资源,都是在我圈子里我认为是最强的,覆盖了学前全套的服务。

我想问一下关于学科转型,这么多赛道可以看为什么要看托育赛道?这个赛道值不值得关注,为什么是产业机会?

北京学前教育协会党支部书记 张晓坤

首先借这个机会,非常感谢主要方面的邀请,也特别感谢鲁总,今天下午我也听了几位专家的分享,有句话就是“千万不要用战术上的勤奋掩盖战略上的难度”。

这句话实际上我觉得是这样,大家可以看到国家双减政策背后的底层逻辑。第二教育体系肯定是不可以的,因为大家都知道现在咱们国家老龄化少子化的情况比较严重,人口红利在消失,国家的整个核心竞争力实际上在未来还是受到一定的影响。那么这也是国家为什么积极的鼓励降低生育、养育、教育成本,积极的鼓励生育。大家可能不太清楚,2019年被称为托育元年,大家花点时间可能要做一些统计。

2019年国家开始出台托育相应政策,国家“十四五”规划《纲要》将“每千人口拥有3岁以下婴幼儿托位数”指标纳入20个“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主要指标当中,并提出由2020年1.8个托位提升到2025年4.5个托位的具体要求,也就是说我们在2025年我们需要600万的投入,也只能解决50%左右的入托率,也就是说有一半的人可以上托育。

大家想想,如果按我们现在卫健委自己的一套模型,对于托育机构一般来说是按托位来算的话,2025年我们需要将近20万家托育机构,所以这是一个大的一个增量市场,或者说我们称为蓝海市场。

那么现在什么情况?在2019年以后大概陆陆续续注册了很多托育机构,截止到现在我们大概有1万多家,其中大概有4000多个托育机构备案,那么也就是说我们还有很大的空间,而这1万多家也就解决了大概不到200万的托位数,因为我们还有将近400万的托位数,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面更多的参与者进入。

那么对于托育赛道国家的一个态度是什么样?国家想干这件事情,大家只是帮着国家干这件事情,跟双减跟教培是不一样,双减是教培是国家不想让你干。国家是每年大概有10个亿的补贴,也就是每个托位1万块的补贴,个别地区可能还有大量的额外补贴,比如装修补贴等等,而且国家也在最近的一系列文件当中明确表达了,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也就是说特别鼓励社会力量进入这个领域。

当然了红利期大概有多长,窗口期有多长,现在也不好说,但是我觉得我个人的判断,因为2025年我们才能达到600万的托位,也就是达到50%,我认为幼儿园也是经过一个从市场化到普惠这样一个过程,而国家进入管控或者说普惠化的过程,我个人认为还有10年的一个红利期

智来时代合伙人&CGO 鲁锡章

这个可能就是过去大家没有具体认知或者没有关注的一个新的赛道,我们看到最近托育赛道非常火爆,而且有很多项目已经跑得很快了,很多资本在外面在进,最重要的是有一些项目其实跑出来的模型和利润还不错,这里面也会有一些学科机构先知先觉,还真找到张总这边去说我们学科想做托育对吧?实际情况怎么样张总能介绍一下么?

北京学前教育协会党支部书记 张晓坤

因为我有一个身份,学前教育协会党支部书记,所以很多人通过各种方式来找我,尤其是双减这一块,实际上我这边想告诉大家,托育可能是跟学科类完全不同的赛道。所以说我是特别想告诉大家要谨慎入局,今年7月份遇到一个福建厦门的英语头部机构,找到我就想引入我们的课程。

后来我们经过沟通了解,他其实想法就是想把教室做一个简单的改装,变成一个托育教室,应付一下这些检查,告诉家长我能做好转型,我们也评估了他们的需求,一个是他自己对国家双减的决心估计不足,想打个擦边球,那么我想很多学科类机构转素质业务估计也有这样的侥幸,就是想打擦边球,但我认为这个还是大家要仔细研究一下政策,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不可以的。

因为学前阶段对场地这一块的要求是很高的,大家要事先清楚,托育产品要求极高,包括校区装修甲醛含量、0~1岁孩子的服务动线(包含生活、饮食、洗澡)等等,这些安全问题是有非常多细节的,其实我觉得0~3岁孩子的教育是最难的。

我们成都的一个案例,他特别有诚意的想去做托育,自己躬身入局,完全按照卫健委的一些要求做,考察了台湾资本的代表机构,把自己机构改造成一个名副其实的托育机构。而师资这块,因为托育实际上有托有育,那么有很多专业知识,他原本机构很多老师都是女性,所以原先的团队比较容易接受,很多人也是妈妈,经过了一个系统的学习,现在在成都已经有很多门店,当然前期也是拿了很多补贴相当于很多费用是国家给他掏了。

他算是一个正面的案例,我觉得他的成功主要是在于投资人非常认真的来对待这件事情,而且是躬身入局,可以发现你是要真这么认真的做,国家是鼓励的。而且经过我们的调查,也发现这类新一线、尤其是人口流入大的城市,需求非常高,学前这块是非常容易做起来,尤其像成都、重庆、东莞这样的新一线城市,机会很多。

智来时代合伙人&CGO 鲁锡章

刚才张总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正面案例,一个反面案例,也就是要做这个事儿绝对需要大家全身心投入,all-in,可能原来的东西我彻底抛弃,然后全力按照赛道的规则快速去做,但是我们现在如果去做这个事,学科类的机构我要进入这个场子,应该一二三四几步走能快速发展,可以简明扼要的说一下么?

北京学前教育协会党支部书记 张晓坤

我觉得首先大家还是那句话,要注重战略,而智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是很强的,大家要多听邢总的内容。实际上这个很重要,战略非常重要,第一还是要取势,第一步要学习,投资人要学习政策,要明白游戏规则,因为前段时间卫健委也公布了一个针对投资人和从业人员培训大纲,列举了14个政策大家要去学习,要取势。

另外就是明道,首先大家作为投资人要去做系统的托育0-3岁的儿童观/教育观的一些相关的培训,理念上的培训,包括婴幼儿怎么照顾/急救啊/安全啊/系统的专业知识的培训。

另外我认为认知都建立之后,再去找一个特别好的选址定位,然后这样怎么跟卫健打交道,补贴在企业操作上的事情,我觉得第一件事情要提高认知,认知也确实最重要的

尤其在现在的情况下,投资人的尤其是举办者的认知水平是决定能不能度过双减关口的关键。

智来时代合伙人&CGO 鲁锡章

认知这一块,有没有相关的一些内容,包括资源、拿证还有认知提升,咱们这块有东西的支持吗?

北京学前教育协会党支部书记 张晓坤

实际上也是卫健委,在今年特别强调的,他们鼓励社会力量布局,其实对于卫健委来讲他们很多压力,刚才也说了,大概400多万的托位要在2025年实现。

大家看经过了一年了,还有4年的时间,我们也迎合政策,11月份在广州举办了针对投资人两天一夜的培训,如果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参与一下,那么培训主要也是分为这几块,政策解读,关于整个托育常识的学习,包括课程设置、安全问题,最后是托育领域的营销、运营,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线下咨询。

分享

过去我们可能会认为很多细分品类的产品只能算是一个引流产品,没有办法支撑起规模化的营收,体量上也无法满足学科类的转型,但现在我们通过观察行业的变化,包括很多产品尝试转型的案例,事实上是已经跑出来具备构成产业级或者产业红利级别的案例,我们聚焦分享嘉宾产品案例以及转型过程中的核心问题跟大家分享一些实战的理念和观点

欢迎大家持续关注,我们后续的嘉宾分享,以及11月5日至7日在郑州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2021第九届中国教育项目加盟展暨教育创新力大会!

大会结合当下行业发展新形式,围绕目前行业所有热点问题进行“挖掘式”讨论,邀请行业大咖、实战专家分享实战办学经验,100+优质教育项目入驻,为全行业教培从业者探趋势、找项目、看新品、拓人脉、建合作提供一个“一站式”平台。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