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提起陈由伟这个名字,人们的第一印象大概是陌生的,但他是数学家陈景润的独子。陈由伟的人生经历不似父亲那般辉煌耀眼,但也有独属于他自己的色彩。

陈由伟的学习历程颇为丰富,少年时期的陈由伟,性格叛逆,独立独行;对数学敬而远之,高中更是选择了文科,而后攻读商学专业。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然而留学时期的陈由伟,明悟自身,奋发图强,转修数学专业并学至硕士学位;回国后的陈由伟,坦然面对“数学家之子”的身份,并引以为傲。

少年轻狂,不愿做父亲的影子

提起中国近代的数学家,陈景润先生书写着自己的传奇故事;其主要从事解析数论方面的研究,并且在哥德巴赫猜想研究方面取得国际领先的成果。

他在1966年5月证明了命题“1+2”,将200多年来人们未能解决的哥德巴赫猜想的证明大大推进了一步。

在邻居的印象中,陈景润是个内向甚至有点孤僻的人,经常一个人待着,或是看书,或者在纸上书写着什么。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或许天才的世界总是孤独的,直到1977年,年近半百的陈景润,在机缘下遇到了未来的妻子由坤,由此他们的爱情故事开始了。并且在3年后,他们走进了婚姻殿堂。婚后1年有了爱情的结晶——陈由伟!

陈由伟出生那年,由坤也已三十有余,是高龄产妇,陈景润看着手术室中剖腹产的妻子那么辛苦,决定给孩子起名“由陈伟”“由陈”为姓,单名一个“伟”字。

妻子的姓氏在前,他的姓氏在后,他想让孩子记住自己有一个伟大的母亲。由坤觉得这个名字过于拗口,最后陈景润才将儿子的名字改成了现在的陈由伟。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陈景润幼年经历颇为坎坷,家境贫寒,母亲又疾病缠身。在十三岁母亲去世后,父亲再娶,是以陈景润并未感受多少家庭带来的温馨。然得幸运眷顾,在自己天命之年,有了如此幸福的家庭。

数学家除去学术上的严谨,也可以柔情浪漫,他把满腔的爱给了妻儿。可以放下学习陪妻子逛街,陪儿子玩耍。也对儿子的未来充满期待,希望他可以比自己更出色。

小时候的陈由伟调皮淘气,经常拆卸自己的玩具,查看里面的构造,整的玩具乱糟糟的,让母亲由坤很是抓狂。

然而父亲陈景润很欣赏小由伟的这种好奇心,如同朋友般陪他一起去拆装玩具,培养其探索发现的能力。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父亲的光环太过耀眼,学生时期陈由伟也成为世人的焦点,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周围邻居常常问他:“你是陈景润的儿子,数学一定学得很好吧?你喜欢数学吗,华罗庚数学竞赛,你得奖了吗,你报数学班了吗?”

有其父必有其子,外界认为陈由伟必定会子承父业,在数学领域有所发展,然而众人忽略了孩子都是有逆反心理的。

青春期的叛逆,并没有眷顾数学;邻居越是追问,陈由伟越是想远离数学。他甚至害怕别人议论:这样的题目解答不出来还是数学家的儿子,让父亲丢人了。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父亲的成就给了陈由伟很高的起点,他担心自己若学了数学,达不到父亲的要求怎么办?父亲会不会很失望,外界会不会很失望,他们期待的数学界新星,没有升起会怎样?

数学家儿子的身份成了一道枷锁,锁住了陈由伟对数学的探索之心。

陈景润固然也希望儿子能够继承自己的事业,他和妻子由坤给儿子报了数学班,然而陈由伟只去了几节课就不再去了。儿子如此叛逆,母亲自是气得不行,陈景润没有生气。

他对由坤说,孩子有自己的想法,他有对自己人生的选择权,我们应该顺着他,尊重他的选择。

对于儿子学习的小号,陈景润并不了解,他将这个乐器称之为小喇叭。每当儿子吹奏的时候,他也会在一旁开心地看着。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父亲的宽容和理解点亮陈由伟的学生时代,他主动学习功课,成绩优异。然而后期母亲的严格管理,让青春期的大男孩害怕学习数学。在高中时期文理分科时,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文科。

浪子回头,走父亲的路

1996年3月19日,身患帕金森氏综合征10多年之后,由于突发性肺炎并发症造成的病情加重,陈景润终因呼吸循环衰竭逝世,终年63岁。他为科学事业做出的最后一次奉献是:捐赠遗体供医院解剖。

他留下了未全部完成哥德巴赫猜想的遗憾,也留下了对妻儿的挂念,那一年的陈由伟年仅14岁!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此时的陈由伟,因父亲离去而变得沉稳许多,可终究还是个少年,和同龄人一样,拥有青春期的任性和张扬。

父亲离世,陈由伟也对自己的人生之路产生了短暂的迷茫,没有了父亲数学家光环的笼罩,陈由伟在思念父亲之余,也在探索自己要走的路。

那时的他,因父亲离开,不愿意去做任何事情,沉浸在悲伤之中难以自拔。看到母亲在为了生活而奔波劳碌,陈由伟明白这个时候自己该成长起来了。

少年终是长大了,他第一次决定放下自己喜欢的音乐,去学习商科以挣钱养家。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2003年,陈由伟选择了出国留学,攻读商学,在异国他乡,没有人认识他,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著名数学家陈景润的儿子。“数学”两个字似乎彻底从他的人生中消失。

摆脱了困扰自己多年的数学阴影,他第一次直面自己的内心,此时他重新去理解父亲带给自己多年的光环与枷锁,一个念头涌现,并一发不可收拾,我要子承父业,我要学数学,我要向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数学家。

拾起记忆的碎片,是孩童时期那个下午,父子二人独处时,父亲在一旁做研究,陈由伟在做作业,父亲忽然问了他一个问题:从1加到10等于多少?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简单的数字相加问题并没有难倒陈由伟,他拿起笔在纸上计算着:1+2、1+2+3…等他算完,父亲说我告诉你另一个计算方式:用1+9、2+8…4+6,这些算完等于40,最后再算上5和10,最终结果是55。

他告诉了母亲自己的选择——转修数学,母亲沉默,但并没有反驳。

有些命中注定的东西,逃也逃不掉的。

终于,陈由伟走上了父亲走过的路,陈由伟从文科转修了数学。

最初陈由伟觉得自己有信心转学数学,是因为他商科的数学成绩特别好,但是当真正转到数学系后,数学系的数学和商学的数学,是两个概念。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数学很难,但陈由伟明白未经十年寒窗,怎得梅花扑鼻,陈由伟选择了最笨的学习方法:刷题。没课的时候就天天泡在图书馆学习,从基础知识到专业理论,慢慢吸收。

每逢考试的时候,他会去找一本《数论》,放在旁边,因为上面有父亲的“陈氏定理”,就好像父亲一直在我身边陪伴着他。

他也借此给自己打气,并在心里悄悄告诉父亲:要保佑你儿子通过考试啊。

没有了父亲的辅导,也没有人知道他是著名数学家陈景润的儿子,转系后的第一年,陈由伟过得很是艰辛。也许是身体流淌着数学家的血液,他的数学也慢慢跟上了进度。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在读研究生时,他曾一度想放弃数学,但是老师鼓励他说:你的数学越学越好,是很有前途的,坚持下去吧!

最终,陈由伟完成了数学专业的硕士课程,但是止步于博士,他曾很坦诚地表示:数学真的很难,我很佩服我的父亲。

学成归来,将数学留在心里

陈由伟学成回国工作,他转学数学的初衷,也许是对父亲的思念,也许是想像父亲一样,在数学领域走一走,看看父亲当初看过的风景,寻找父亲留下的足迹。

在看似叛逆的青春岁月里,陈由伟的心里,始终有对父亲的愧疚感,也有对数学的敬畏之心。

真正去学习数学后,他才能够坦然面对父亲的期望,不再辜负“著名数学家之子”之名。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他对母亲说:“终于有脸给我爸扫墓了”,当别人问起时,他也可以很自豪地说:“是的,我学的也是数学”。

陈由伟没有在数学领域工作,他知道父亲会支持自己的选择,如当初陪自己拆玩具一样。他将数学留在心里。思念父亲之余,也能骄傲地对父亲说:我也曾踏入数学的土地,看到了您当初留下的脚印。

起初陈由伟选择在一家银行上班,后来自主创业,开了一家医疗公司,从事和健康相关的事业。

他说:这可能算是子承母业,母亲曾是北京309医院的医生,现在退休在家。

升学教育:数学家陈景润独子,数学系硕士毕业后,称:有脸给我爸扫墓了

选择高质量健康和医疗管理服务行业,不仅仅因为这是陈由伟自己喜欢的事业,想来也和久病住院的父亲有关。自他记事以来,陈景润就住院了,十多年以来,父亲在哪里住院,他们就去哪里。医院这个地方可以说是他的第二个家。

父母在医院相识相遇相知,自己的孩童时期,也有大半时间是在医院度过。在医院,母子与父亲别离,自此天人两隔。而今,医院也成了陈由伟人生新的起点…

陈由伟以自己的方式继承父亲留下的精神遗产,像父亲一样,在自己喜欢的领域发光发热,为祖国的发展,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