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这两天,沪上各大家长群、朋友圈,都因一封“举报信”而炸锅,一时间众人都聚集起来,对举报信的内容各自站队、吃瓜,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起因是学校月考所导致的分班,以及教育资源倾斜的结果——即使“双减”已经明确禁止学校设立重点班。在“双减”之后,教育焦虑该如何是好?

“双减”后的第一个学期,沪上家长们可是没闲着,一开学就吃到了一颗“大瓜”——上海建平中学西校(简称“建西”)竟被一位本校家长举报了!举报信也被疯狂传播,引发了全体家长同仁的热烈讨论。

事件起因是,建西中学在开学后进行了一次“月考”,并根据考试成绩选拔优秀的学生,设立了“阶梯班”。

对此,一位家长很不满意,当即举报。家长的诉求是:要求学校取消“月考”和“分班”,严格执行国家“双减”政策。(与此同时,他也说明了,“自家孩子成绩不那么优秀”。)

家长为娃争取利益,天经地义。但这封信可惹恼了不少建西中学其他的家长,尤其是即将面临中考“分流”的高年级家长。

有一位高年级家长回怼举报者:建西中学“阶梯班”并没有违反双减政策,并痛斥举报者是“糊涂家长”,回怼信的标题是《震惊愤怒以你为耻》

一时间,这两封唇枪舌战、有来有往的“长信论战”,立刻成了全上海家长关心的头条新闻。

让我们先看看这封举报信的内容: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滑动看全文)

而回怼的家长则是这么说的: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滑动看全文)

事件发酵到网上以后,也迅速引发了网友们的关注,看看网友们的热评,虽然观点不同,但都包含着对子女无私滚烫的爱

有支持举报者,反对分班的: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有支持反驳者,支持分班的: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有提出灵魂发问的:

也有“人间清醒”的:

对于分班教学这件事,各位读者怎么看?

我们都知道,“双减”前,分班早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随着“双减”政策明确提出,“不得以任何名义”设置实验班、尖子班、优等班等重点班以减轻教育压力,建西学校的这波操作,才招致了第一位上海家长的举报。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截图来自@新华社

那么,站在“月考”和“分班”两端,各举“支持”和“反对”牌的家长们,大家究竟支持、反对的是什么呢?

01.

举报的家长,反对的究竟是什么?

显然,家长们无论反对还是支持“月考”、“分班”,本质上都还是担心“教育内卷”

他们担心教育资源不公平,经过月考和分班的筛选后,优质教育资源会倾斜给那些成绩优秀的孩子们。

而如果成绩不算优秀的自家孩子,在预备班时就被分班、分层、分流,更别提后面的中考、高考了

如果被分流到职校,连大学文凭都拿不到,靠什么在如今这个硕士竞聘街道居委会、清北名校博士竞聘中学老师的时代混?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那么届时,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导致教育环境过度内卷、学历贬值,孩子出社会将难以维系自身发展,这些家长们无时无刻不在担忧的教育问题,也许将一一成真。

因此,这位举报家长认为:

1、设立重点班、阶梯班违反了《义务教育法》规定,情节严重时相应负责人员应被给予处分。

2、向部分“尖子生”优先配置教学资源,打破了公平竞争的环境

3、校长刷政绩所导致的追求顶尖名校,及“自招”录取率,才是“阶梯班”及“超纲”教学的真正指向。

4、他举报的是“月考”。(但在这里,“月考”恰巧和‘阶梯班’有关联)

5、自身不正确做法可以纠正, 但以上行为损害了自家孩子的利益和公平,他必须发声。

而对此,写信回怼的家长则认为:“阶梯班”不是“重点班”,根本不存在长期下去会”固化”班级的现象,反而正是符合双减政策的分层教学。而举报家长的言行属于歪曲事实,并且煽动了不良情绪,为学校以及其余学生家长都带来了负能量。

更何况,对正面对“中考分流”的高年级家长来说,不论之后的教育情景如何,此时此刻要中考的娃,还是苦学了多年之后要去参加中考的那个娃。眼看着就要上考场了,怎么能不分秒必争,多让娃学点“重点”?

所以说到底,其实两边家长,真是各有各的理。无论是举报的家长还是回怼的家长,他们都只不过是站在各自的立场,最大程度想为自己的孩子争取更有利的选择、更平等的教育机会而已。

而这也是这场“吃瓜”之后真正引发家长们思考的问题:当教育改革无可避免,未来将有一半的孩子进入职业学校时,他们的出路在哪里?

分流、职业教育……到底应该怎样做,才能避免更大的不公平?

02.

分流的德国、新加坡

教育系统“崩溃”了吗?

分流、职高,现在已经变成了“恐怖词语”,每逢提及都要令人颤三颤,仿佛那是不可想象的扭曲之地。

但,分流真的这么不堪、不可取吗?

我们不妨放眼看看两个国家的教育制度:德国、新加坡

众所周知,工业革命后,德国一直是日益全球化的经济的先驱。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高质量的产品、精湛的技术、细腻的做工,是让德国的制造业享誉世界的原因之一。

德国的工业革命之所以能够如此成功,得益于其在1619年埋下的种子“义务就学规定”:强制要求父母送六至十二岁的男女儿童入学

随着种子的不断发芽,公益、标准、统一、效率成为了义务教育的基石,也为工业革命的爆发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也就是说,中国的义务教育,其实源于德国

然而,本是同根生、同样实施义务教育的中国,实现了从农业转为工业大国后,为什么教育与当今的德国却如此不同?

答案,就是分流。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德国的小学只有4年,毕业后,学生就需要从3条学业道路中选一条了。

分流,从10岁开始:

1、为最聪明的孩子准备的文理中学(Gymnasium),毕业后进入综合性大学(Universit t),成为社会栋梁之才

2、为普通白领和技术人员准备的实用专科中学(Realschule),毕业后可以进入应用科技大学(Fachhochschule)

3、为培养蓝领的职业预科学校(Hauptschule),也就是我们的职高,毕业后进入职业技术学校(Berufsakademien)

下图是德国教育系统的一个分支图: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Gesamtschule为综合中学,只有部分地区提供,是前三种传统学校类型的组合,灵活度高

**Forderschule为特殊中学,为残障学生开设,不单独介绍

如果让我们选择,肯定闭眼冲文理中学,毕业进入顶尖大学就读。

然而在德国,读文理中学的孩子只有28%,只有自认为牛娃的家庭才会选择文理中学。绝大部分的普娃,40%的家庭,都选择走实用专科中学的道路,让娃当个中产阶级。

剩下的30%的人就会进入“底层”的职高——职业预科学校,且心态贼稳。

心甘情愿进职高,对中国家长来说,是不太能理解的,当个车间工人,会不会有点丢人?

在德国,根本不存在“丢人”的职业,毕业后无论从事何样的工作,都能受到差不多的薪资待遇和同等的尊敬

最关键的是,德国的“职高”教育非常完善,能够培养大批实战经验丰富且极其专业的人才。这就要归功于双元制职业教育:学生在校期间,需要同时在企业里当学徒,而且还不是一般的企业,有资格和职高合作的都是大企业,学生边读边干。

职高和企业合作的最大目的,就是为他们的岗位培养特定的技术人才。这样一来,双元制不仅保证了职高的绝对实用性,且能源源不断地为各类职业输送大批的精准人才,毕业后直接上岗,无缝连接

在精准的分流体制下,每个人都能在社会上找到最适合自己的位置,教育资源不浪费,父母孩子不焦虑,社会不内卷。

我们隔壁的新加坡教育也是成熟的分流党,比起德国有过之而无不及。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新加坡的教育制度表,长这个样子: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知道的是在解释教育分流,不知道的,还以为在走迷宫。

为了节省大家的脑细胞,我们简单说一下:

第一次分流:小学3年级

全国3年级学生自愿报考天才教育计划(Gifted Education Programme,GEP),进入全国仅有的9所提供GEP课程的小学,一路名校加身,通过率1%

第二次分流:小学6年级

没有参加GEP考试的学生,全部参加6年级大考,根据成绩分为四个班:

直通车计划(5%):接受4年初中+2年初级学院教育,不用中考,直接高考进入大学。

快捷源流(50%):接受4年初中教育,接受中考。

普通源流(45%):靠前的接受普通学术课程,靠后的接受普通技术课程,同为4年,结束后参与中考。

Norhtlight学校:极少部分学生,提供技能培训。

第三次分流:中考

快捷和普通源流(95%)的学生都要参加中考,而只有10%的人能够考进为期2年的初级学院,接受高考,进入大学。其余进入理工学院(等于我国大专)或者教职学院(等于我国中专)。

第四次分流:高考

就算在初级学院上学,也不能保证一定能进大学,只有考得好才能进大学,考不好一样进入理工学院(大专)。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图片来自:诞视

新加坡教育层层递进,多次分流,这么看下来能进入高中(初级学院)的娃只有15%,好不残酷。相比之下德国的28%,中国的50%,简直太幸福了!

然而,进不了大学的新加坡学生,和德国的学生一样心态稳:因为新加坡的大专和中专做的太好了。

著名的南洋理工学院,2021QS世界大学排名上排名第13,无论是在国人心中还是全球都有极高的认可度和美誉,其实是新加坡的大专。

而新加坡最好的大学,新加坡国立大学,也只比南洋理工学院排名高两位,在11而已。这么看,能读顶尖大专也是脸上绝对有光的事情啊!

再不挤,进不了大专,只能读教职学院(中专),新加坡也设立了完善的证书认证体系,保障了技术工人的上升路径和空间,只要能力强,谁都能往上走。

完善的制度,保证了各类人才的出路,内卷,似乎没有太大必要了。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再说回上海的这封举报信。

说到底,无论是举报的家长还是回复的家长都“没有错”,话题的终章,还是要回到教育制度。当国家做好了充分的分流准备,各类职高、中专、大专水平能够崛起,才是内卷的终结之日。

而国家,已经在改革了。

03.

教育改革,需要让子弹飞一会

说实话,自7月24号“双减”文件落地以来,场内乱作一团:

以新东方为首的上市公司集体跳水、大大小小补习机构连夜倒闭、退款难,素质教育热潮紧跟,兴趣班被刷爆——关于补习班,有人欢喜有人忧

开学后,由于政策的原因,无数双眼睛紧盯学校和老师,稍有违反“双减”的苗头,就容易遭殃,此次家长举报学校事件,就是一个绝好的例子。

阵脚乱了,未来出路不明确,只能努力抓住所有看起来像救命草的机会,不得不说,所有的家长和娃都辛苦了

这些焦虑,国家都看在眼里,并且已经开始一系列的改革。

就在昨天,国务院公布了《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指出在2025年基本建成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在2035年形成技能型社会,职业教育水平进入世界前列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而这只是进一步加强职业教育在我国的发展速度。早在2019年2月,国务院就公布了《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提出了7大项、多达20条的条例,简称《通知》。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这项《通知》是未来5-10年,我国对职业教育的全方位重塑:

完善国家职业教育制度体系

构建职业教育国家标准

促进产教融合校企“双元”育人

建设多元办学格局

完善技术技能人才保障政策

加强职业教育办学质量督导评价

做好改革组织实施工作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其中,有几个值得我们重点关注的信息。

首先,就是企业和学校联手办学,建设300个融合实训基地。通过学徒制,共同制定人才培养方案,加强学生的实习经验。同时,职业院校的授课和实习时间各占一半,和德国的双元制职业教育,是不是如出一辙?

其次,是全方位提升人才的待遇和地位,弥补目前生产一线岗位和紧缺急需的高层次、高技能人才,让他们和普高毕业生享受同等的待遇。待遇和地位提升了,职业教育的含金量、未来的职业发展自然也就更加明朗、吸引人。

再有,就是启动1+X证书制度试点,一种新型证书,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作为技能熟练度和掌握度的官方证明,在校生可以自主选择参加职业技能等级证书培训与考核。这个制度,和新加坡的证书认证体系十分类似。

升学教育:被吵翻天的上海家长举报信:分班教学到底“动了谁的蛋糕”?

对于全面提高职业教育的呼声,国家其实早就开始埋线了,但我们也需要知道,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任何类型的改革都需要多方的合作和长期的打磨。况且,教育是一个国家的核心支柱,急于求成反而容易弄巧成拙。

新加坡在1980年经济腾飞后,才开始专注职业教育的发展,花了十几年才建立起了一个比较完善的教育分流系统。

德国的教育则是在二战后的60年代才逐渐出现当今分流教育的雏形,90年两德统一后,制度才更加完善。

我们相信“中国速度”,但同时也要给予时间,让子弹飞一会儿。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