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学教育:年过半百的俞敏洪,裁掉了4万人

9月10号,教师节,俞敏洪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教师节是1985年开始的,那是我从北大毕业当老师的第一年。每年教师节我都觉得是自己的节日,并且为自己是一名老师而骄傲。我每年教师节都会给全体老师写信,向他们表示感谢!今年的教师节,我不敢给老师们写信了,因为很多老师都失业了,未来还会有更多的老师从新东方离开。这是我心里最难过的一个教师节。谢谢老师们为新东方的发展做出的努力和贡献!也感谢那些还在教师岗位上坚守的老师们!也衷心希望那些失业的老师们,能够尽快找到新工作。祝老师们节日快乐!

升学教育:年过半百的俞敏洪,裁掉了4万人

一周后的新东方高管会议上,新东方创始人、董事长俞敏洪宣布:秋季课程结束后将停止小学和初中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各个城市接下来也将逐步关闭教学点。

俞敏洪做出的这个决定,将计划裁掉新东方超过4万的职员。

59岁的俞敏洪或许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个结局。“双减”之后,在内部工作转型会上俞敏洪就流下过眼泪,这一次,他或许变得更为理智了一些。

这个曾经要号称创办大学的人,如今迎来了自己事业的迟暮西山。

根据瑞银7月底的研究报告称,中小学课后辅导业务,占新东方2021财年的80%收入,在新东方过去的5年时间里,中小学报名人数在总体人数中占比不断提升,仅仅是2020年就已经占到了90%。

关闭小学和初中学科的线下招生,对这家成立28年的老牌教育公司的冲击,无疑是致命的。

俞敏洪在28年前创办新东方,起初主打对外留学英语考试,不过随着时代的发展,在2017年,新东方的中小学业务营收就已经占比超过总营收的50%。

国内家长的焦虑情绪不仅仅催生了市值一度高达580亿美元的好未来,也让新东方在增长不断放缓的成人教育市场之外,找到了更大的市场——K12教育。

如今,年过半百的俞敏洪,又回到了新东方成立之初所从事的事业——成人教育。兜兜转转28年,又回到了原地。

升学教育:年过半百的俞敏洪,裁掉了4万人

俞敏洪在高管会上称,决定收缩小学、初中的线下业务,主要是因为时间和价格限制,在现在的环境下,调整已经迫在眉睫。

在这场风暴之下,俞敏洪似乎更加淡然,他在高管会上鼓励各地分校校长积极尝试素质教育等新方向,甚至直白地说:“大不了尝试所有业务都失败了,新东方账上没钱了,我们喝顿大酒就散伙。”

随着新东方的中小学业务收缩,紧跟而来的便是裁员。俞敏洪在内部讲话中说,原本的计划是在8月底裁员4万人,但截至9月中旬裁员还不到1万人。

新东方的高管表示,年底新东方裁员人数将超过4万人,而今年年初,新东方的整体人数在10万人左右,这次裁员将裁掉40%的新东方员工。

一位老师在新东方内部文件中写道:“秋季课程是重中之重,没有续班任务,把学生教好,送好最后一程。”

这场K12线上教育的“大战”,从疫情之年开始,到今年结束,开始的突然,结束的也突然。

对现在的新东方来说,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走到末路,还有一种可能是找到新的机会。

升学教育:年过半百的俞敏洪,裁掉了4万人

相比猿辅导和好未来等在线教育公司,新东方的在线业务并不算晚,早在2005年新东方就剥离了在线业务,以控股形式成立了新东方在线,此时的猿辅导和作业帮还未成立。

不过俞敏洪对在线教育的投入,一直持审慎态度。这种审慎态度,让“双减”后的新东方,没有花那么多的钱,砸在水里。

疫情起始的2020年,是在线教育进入融资最狂热的一年,一年时间里就有500亿元风险投资涌入了这一赛道,猿辅导和作业帮就拿走了其中80%以上的融资,每季度数亿元的广告投入,也让各大信息流平台赚到盆满钵满。

而此时的俞敏洪依然克制,2020年底俞敏洪曾在自己的公众号上说:“大家都觉得新东方已经out了,在在线领域再也没有机会。而我自己也有点判断不清,最后唯一能做的就是捂好钱袋子,尽量别引火烧身。”

虽然现在来看,俞敏洪当时对在线教育的判断是正确的,尤其是那句别“引火烧身”,但疫情带来的人员流动减少,让俞敏洪不得不开始重视在线教育。

截止到今年的5月31日,新东方把营收的83%都拿来作为销售和营销开支,导致新东方净亏损达到了16.6亿元,比全年营收还多2亿。

比起其他在线教育公司而言,新东方的投入和亏损并不多,但蚊子再小也是肉,何况新东方的“砸钱”,并没有等到市场的回报,而是等到了“双减”。

泼出去的水,没人收得回来。

升学教育:年过半百的俞敏洪,裁掉了4万人

态势急转直下,头部教育公司几乎都在寻找新的出路,新东方也不例外。

在9月17日的高管会上,俞敏洪号召大家积极尝试,不论是素质教育还是托管中心,都试试看,反正新东方账上还有钱。

以前曾经被新东方认为“太小太慢”的素质教育如今也被重新重视,和此前入股的素质教育公司展开合作,共同开发科学、美术、音乐等素质课程,卖给公立学校,并参与分成。

除此之外,新东方过去的老本行成人教育也逐渐被重视起来,新东方在去年成立成人事业部,把成人教育拆分出来单独发展。

除了成人教育和素质教育,新东方在尝试各种可能性,为的就是自救。

俞敏洪甚至还想过用直播带货的思路去卖课,在高管会上,俞敏洪说:“薇娅一年都能卖一百多个亿,我带着几十个老师做直播是不是一年也能做上百亿?”

除了考虑到的直播卖课之外,新东方还在探索用代理方式卖讯飞学习机,这可能是唯一的“线上教育”了。

不过,俞敏洪直播卖课的可能性已经不再。九月初,各大直播平台已经开始陆续下架中小学学科培训课程商品。

能尝试的路线不多,除非新东方不做教育。

升学教育:年过半百的俞敏洪,裁掉了4万人

在新东方内部高管会上,也的确有内部人员是这样想的。“尽管目前内部仍未确定哪条路一定能让新东方转型成功,但可以确定的是,只要贴着用户需求走,总还是有生存空间,退一步讲,只要有客户关系在,哪怕转型卖手机也好转。”

新东方眼下的困境,可能正是许多家长所希望看到的场景。即教培不再成为孩子的学习负担,让孩子的学习回归正常化,拒绝鸡娃,拒绝校外培训,让孩子能够有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这是一部分家长所热切期望的,也是他们所看到的。

但即使是这样,焦虑似乎也依然如影随形,如蚀骨之蛆般腐蚀着家长们的心灵。

这依然是一场长跑游戏,终点和起点依然无比重要。

end.

作者:罗sir,新青年的职场内参。关心事物发展背后的逻辑,乐观的悲观主义者。关注我,把知识磨碎了给你看。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