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会宁的中考变得比大学还要让人情绪焦躁,重点班、一二中的竞争激烈的很,宝贝们操尽了家长的心肝,我的儿子考点在二中,我的关注提高聚焦在那里,人没私心能成佛!

九点钟开考,八点二十刚过,二中大门前聚满了家长学生,区域拉起了警戒线,警车停在那里转着红灯增添威严,警察和保安各尽其责,往日的盲道,临时成为考生的绿色通道,家长不知,占了盲道,警察同志喊哑了嗓子,学生脖子上挂着准考证叠加身份证,排着长龙入场,无根的天雨浇灌着祖国的花朵,浇灌着会宁的精英,浇灌着国家未来的栋梁。

文焕警官穿着便服,今天他的职责是送女儿上考场,有时感觉地球很小,有时感觉会宁城很大,十年前认识的文焕警官,似乎十年没有见面了,他还是那样阳光潇洒,帅气资深的美男子,文武全才的警察,我要感激他,就是他盘盘腿坐在会师宾馆三楼的床上,给我讲了一个真实的故事,激发了我的灵感,写出了长篇小说《红蜻蜓》,往事如烟,不堪回首,他给我留下许多难忘的记忆,他勇敢坚强,面对土匪光头,胸部黑毛丛生的莽汉瞪着牛眼,他无所畏惧,喝一碗六月的浆水,淡定从容,茶色眼镜后射出睿智的光芒,我很羡慕佩服他的胆气豪,跟着他我的胆子肥了许多,他是我心目中真正的人民警察。

一位值班的警察说:能生出来在这里上考场的娃娃,都不一般。我转着看了一圈,眼睛都灵光闪闪,很难说他们是未来县长市长更高人物的父母,或许是科学家文学家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等精英的父母。

教学楼上石英钟的指针到了九点时,大门小门都关了,先前我看到一个女孩送弟弟到警戒线,告别的时候两手做了个心的手语,打气充电加油,另一个女孩路过孔子石雕,她双手合十,鞠躬三次,或崇敬,或祈求保佑,后者占的比分大些。

今年高考最奇葩的新闻,一名女生戴了牙套,被质疑拦在门外,只好医院开证明无作弊功能,女娃来到校门,考试已经进行了十五分钟,女生紧张过度,晕了过去,门卫和监考老师着急了抬进考场,这一幕缺乏了人性,死了教条,毁了女孩的前程,投进心灵深处的阴影或许一生都走不出来。

我交流了好几个家长,孩子的优秀骄傲着他们内心的喜悦,长足了他们的见面,特别是精神!

期待的两个半小时在风雨中煎熬过去,守在周围的家长涌来聚在了大门前凝望,孩子吊着准考证纷纷下了考场,脸上的表情各异,我儿子的心态还算自然,坐在车里告诉他先写作文,未留空格,一气呵成。却有作文只写两行没了时间的,痛哭流涕,手慢的孩子考试哑亏就吃大了。

下午理综,孩子抱着必胜的喜悦上了考场。

我和永生跑步教育港那条街,天上依旧星雨降温,他给我讲述家庭的磨难,生活的不易,现在走过来了,四个孩子学习都很优秀。我们一直走到科创中学门口,原来二中和 科创,遥遥相对,改变了二中的风水。

牛先生的女儿慕名从别的学校转到思源,韩进校长的教学理念是:当堂消化,爱心智慧教育,几乎没有家庭作业。

赢得了社会口碑,精英聚集,有望崛起的初级中学,可惜韩校长一刀切了年龄,不得不离开工作岗位,听说新上任的校长也很给力。

学生考试,家长交流孩子,互相聊天老师和学生情况,或真实,或片面,都不能随意鉴定一个学校的灵魂,一个校长的管理能力,一个老师的爱心教育,思源当堂消化的教育方式是值得学习的,然而有的学生消化不良怎么办?老师都希望话一言堂,全部消化,谁愿牛的反刍,有多麻烦,繁重的家庭作业,家长揪心,孩子辛苦,我曾经也站过讲台,一点通透的学生不多,大多需要作业巩固帮助消化,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下午值班警察,大盖帽下的一张脸,我越看越熟悉,我慢慢越过警戒线,文焕警官笑嘻嘻地说:你们曾经在一个羊圈里吃过草。

哦!原来是新堡子小学里同过事的一家子,彦强老师,现在当了警官。

下午考试结束,我一直望眼欲穿等到大门悠然合上,不见儿子的踪影,回到家里,儿子已经嘴里喂着水果,他说:爸!我没有找到你啊!

老婆奚落:你爸的眼睛圈了羊。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萍儿添箱

萍儿是常喜哥的女儿,常喜是大嫂的弟弟。

十点钟我去了钟鼓楼宾馆二楼,常喜哥迎客,虽然住在一个城里,平日也是很少见的,他健谈,喜爱歌唱,前些年单位晚会,他总要登台高歌一曲,嗓音有着蒋大为的风格,今天女儿要出嫁了,他忙着照应亲戚朋友、单位上的同事,我寒暄几句,他就去忙了。

萍儿在后台和女婿小刘操作放影结婚照,展示给来客,她已出脱得如花似玉,恋爱将要结婚的小刘,是高中的同学,小伙子秀气精干,腼腆少言,他们毕业大学,工作在兰州,选定良辰吉日,将要步入婚姻神圣的殿堂,来了许多的亲朋好友同学祝贺,大哥的女儿灵芝,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跑来添福祝愿,她是和萍儿一起长大的,有着深厚的情感,她说:萍儿出嫁的那一刻,我怕管不好眼泪……

她的眼里湿润了,我说苏老师出嫁女儿,晶莹的泪珠滚落下来,砸伤了好多脸软的来宾,手背研起眼睛来。

灵芝善良心甜,也给我吐槽了工作中的压力和苦闷,说完了却害怕我心里愤懑,文字子弹招惹麻烦,我就又为侄女的善良胆小怕事忍俊不禁起来!

萍儿的母亲来了,问她常喜哥最近孝顺着没?她说好着来,就忙去了。

萍儿的爷爷,我大哥的老岳父来了,他可是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剿过匪土匪,胸前军功章戴满的老英雄,今年九十岁了,年头节下,县里的领导来慰问,让他最欣慰的是常守远书记那年春节来看他,那是他的永生难忘。

大哥大嫂随从岳父来了,大厅里逐渐坐满了人,各路亲戚来宾朋友欢聚一堂,为我们的萍儿出嫁添箱。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中考 萍儿添箱(另篇)

0
如无特殊说明,文章均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该文章由 发布

这货来去如风,什么鬼都没留下!!!
发表我的评论

Hi,请填写昵称和邮箱!

取消评论
代码 贴图 加粗 链接 删除线 签到